页面载入中...

去年全国接报火灾23.3万起 伤亡人数近七年来最少

  作为“文协”实际负责人的老舍,经历了思想和写作上的转变,在文学创作和文艺实践方面非常活跃。1944年,老舍开始写作《四世同堂》,试图借助北平一个普通胡同里的居民在沦陷时期的不同选择和境遇,来映照抗战大势下的国民百态。当时纸张紧缺,只能用手工纸和草纸,此时,习惯了钢笔写作的老舍不得不改用毛笔。

  1946年1月,老舍收到了美国国务院的邀请,参加“国际教育和文化交流计划”,去美国讲学和访问交流。除了老舍,邀请对象还包括戏剧家曹禺和漫画家叶浅予等。此前,文艺界名流郭沫若和戏剧家丁西林等人曾应邀访问苏联。在当时的历史情境下,这些文化层面的互动被后来的很多研究者认为带有意识形态层面的意味。当时,老舍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抱有期待,希望中国也走上民主自由的道路。

  当时,老舍的代表作《骆驼祥子》已经被翻译成英文,在美国出版,甚至进入了畅销榜单。尽管《骆驼祥子》的翻译为老舍的赴美做了充实的铺垫,但他对当时的译者的翻译方法和版权收入等持有不同意见。那位译者想要继续翻译另一部代表作《离婚》,但老舍后来终止了授权。为期一年的交流访学结束之后,老舍没有回到中国,而是选择留在美国,一边写作《四世同堂》的第三部分,也就是《饥荒》,一边开始和新的译者合作,将《离婚》和《四世同堂》翻译成英文。《四世同堂》的译者就是浦爱德。

  由于此前曾在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担任过5年的汉语讲师,老舍对于翻译有较为丰富的经验和理解。在伦敦大学工作时,他就曾协助一名国外的翻译家,将明朝小说《金瓶梅》译介到英国。到美国后,他也曾用英文将自己的短篇小说《断魂枪》改写成话剧剧本。对于老舍来说,这些积极的翻译实践有助于消除国外社会对于中国的惯有印象。《四世同堂》的翻译也同样如此。

  白局演唱使用老南京话,曲调婉转动听,表演有说、唱,偶尔加上身体动作,称为“新闻腔”或“数板”。由于新移民的涌入和方言的变迁,有些词和现在通行的南京话也不一样,比如说“鸭子”读作“呦子”,“大妈”读作“多嬷”。尾音儿化重,跟京味儿化音的区别在于连读而且上扬,象“碟子、碗”,读起来就是很快“的儿窝儿”。

  曲牌大多来自明清俗曲和江南民调,富有江南特色;白局的伴奏多采用江南丝竹乐器,如二胡、琵琶、三弦、竹笛等,再配上板鼓、碟盘、酒盅等特色打击道具,表演起来十分生动有趣。一般情况下,南京白局的演唱是一个段落原则上只用一个曲牌。正因如此,在南京白局的形成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曲牌,这也造成了南京白局的“白局”与“百曲”的称呼在发音上的相像,以致讹传。另外,从南京白局的表演功用上看,其纯粹为“自娱性”的特点,即“白摆一唱局”之略语。

  南京白局有曲目近百个,内容大都是自编当地的新闻趣事,短小风趣,比下层社会的“说报”前进了一步,内容以反映现实生活为主,有许多段子较真实地揭露了当时社会的黑暗,讴歌了劳动人民的斗争。常用曲牌主要有:《满江红》、《银纽丝》、《穿心调》、《数板》、《梳妆台》、《剪剪花》、《下河调》等。

  南京白局主要流传于江南一带,群众基础大,历史悠久,因此具有独特的文化价值。南京白局是南京方言的艺术升华,南京方言的精髓都贯穿在白局的说唱艺术之中,某种程度上是传承南京古方言和古汉语的文化载体,对于现代人学习古汉语的发音、语法具有独特的作用。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去年全国接报火灾23.3万起 伤亡人数近七年来最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