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高义把美红送给王市长】《咬文嚼字》公布十大语文差错:怎么那么多“领衔主演”

高义把美红送给王市长

  就诗歌本身而言,王学泰最推崇的诗人是聂绀弩。他最初喜爱聂老的诗,自佳句开始,包括“男儿脸刻黄金印,一笑身轻白虎堂”、“天寒岁暮归何处,涌血成诗喷土墙”、“手提肝胆轮囷血,互对宵窗望到明”等。在王学泰眼中,这些诗句“霸气”十足。

  写当代旧体诗人,王学泰并不着力于诗歌艺术,而是突出诗歌背后人的命运。聂绀弩写过一首《萧军枉过》,第二句“老朋友喜今朝见,大跃进来何处存?”粗读起来,并无特别意味。但是,如果经过“大跃进”和“文革”,了解萧军为人,便能体会其中的妙处。

  1950年前后,萧军遭到批判,他性格刚硬,宁折不弯。据传,“文革”时受批斗,有人按住他脑袋要打他,萧军说,我会武术,你最好别惹我,否则,我也不要命了,咱俩谁都落不着好。对方停了下来。“这种人能经历了‘大跃进’而完好无损,在聂翁看来真是奇迹。”王学泰说。

  王学泰认为,聂绀弩等诗人的作品能“使我们看到建国三十年中知识分子的命运史和心灵史”,对于诗人自己而言,诗歌亦提供了巨大的精神慰藉。有“国士”之誉的牟宜之被错划右派,他爱作诗,也爱听孩子读诗。去世前,还写下一首可视为“精神自传”的诗,最后说:“掷笔一长叹,泪为荒唐滴。明日再谈诗,不觉又扬眉。”

高义把美红送给王市长

  这只是我的估计。他曾为此写一篇文章提到约我作画的原因发表在《观察》上。

  方成

  二〇〇四年八月卅日

  十几年过去,重读此文,仍让人感慨万千。历史细节,留存字里行间。岁月,也就这样流过去了。

admin
【高义把美红送给王市长】《咬文嚼字》公布十大语文差错:怎么那么多“领衔主演”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